(转发)底层教育的痛感

今天,谈一点沉重的思考,源自同事间的闲聊。

一老师说:“我们的学生怎么不会学,也不会玩呢?今天我在操场打球,发现好多同学坐在操场边上,也不奔跑,也不呐喊。萎靡不振的真不像是十几岁的孩子。运动会要到了,不正练练接力嘛!”

一老师说:“期中考试我监考的是末尾考场(按照成绩排座),等于是经历了由愤怒到冷静到无助到麻木的过程,不到半个小时竟然有六个同学睡着了!现在的孩子……哎!”

一老师说:“你要知道,我们的学生只有少数可以考上大学,那些知道自己根本考不上大学的孩子你天天让他好好努力,他根本一点动力都没有,怎么去学?”

一老师说:“即使考上了三本又怎样?爹妈是农民,学费都成问题,更不要说人脉什么的了。”

一老师说:“如果所有的孩子都成了精英,那些粗活重活脏活将来谁去做啊,总有一些人要生活在社会的底层的。”

…………

我经常能听到这样的声音,我没有任何谴责的意思。因为像我们学校这样的三流中学确实面临着一些困境。比如说一部分的学生入学成绩太低,基础差到没办法胜任高中的学习;一部分学生家庭教育有严重的缺憾,留守状态使父母以娇惯代替教养;一部分孩子小小年纪已经迷上了游戏,老师的课再精彩也无法吸引他们;一部分孩子缺乏感恩和尊敬的心,对知识对人格不懂得尊重和敬畏——而班主任和授课老师与这样的学生常常“纠缠”最多,于是乎,老师喊累,学生喊烦。

这些,是不是底层教育之痛?

教育的本质是人的发展,是人性的感召与唤醒。教育者和受教育者应该是幸福的、美好的,而绝不是相互折磨。如果受教育者每天感觉如坐针毡,如果教育者感觉自己最美好的生命都是在做毫无意义的劳动——这样的教育意义何在?

这种教育困境的出现有许多客观的原因。比如说环境,学校周边的网吧和台球室主要靠学生支撑,而对学生上网打台球的管理却只能靠班主任去巡视监督,缺少有力的政府手段;比如说家庭,父母的家庭教育观念的“营养不良”直接形成了孩子的不良习惯和不好的性格,这单纯靠老师来弥补几乎不可能;比如说学校,在这样一个应试的大环境下,即使知道学校的“先天不足”也无法真正根治,只能顺应大的形势号召教师“努力努力再努力”;比如说社会,当这些孩子的父母——这些底层的百姓发现即使考上大学也可能找不到工作甚至还要到没读大学的亲戚手下去打工,他们还会相信知识能改变命运吗?当父母不尊重知识的时候孩子们会对知识保持敬畏之心吗?最后,可能就形成了教师与学生的无奈对视!

当然,教师本身也存在诸多原因,积极性的强弱,热爱程度的深浅,精力投入的多少,学识智慧的多寡,师爱的厚薄这些都存在着差异,也需要我们自身不断反思和提升。

这样的困境肯定不是仅仅我们学校面对,因为从招生质量上看比我们差的学校还有很多。这些庞大的学生群体和教师群体面临的困境该如何解决?该怎样才能让这些教育者和受教育者感受春风化雨的至境呢?我愿意相信,目前的困境只是暂时的,因为现在处于社会转型期,急速的经济发展像旋风一样卷起了一路的尘沙,这些尘沙飞扬的时刻我们看不清方向,辨不明景物——所以此时信仰的迷失,价值观的低位确定,对知识和文化的漠视也必然会出现。也许,等到这种转型期过去,尘埃落定的时刻,一切又可以明朗起来。我们期盼着这种时刻,但中间漫长的转型期我们也需要做点什么!

希望我们教育的底层不要这么艰涩难行,也可以风生水起、欣欣向荣;希望我们这样的三流学校也可以成为适合我们的学生发展的天堂——那样的话,我们和我们的学生都会觉得快乐幸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