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教师的困惑

天气很暖和,这个冬天不冷,明媚的阳光常常给人春天的感觉。时令还在三九,但若细看,桃花黝黑的枝头开始泛绿,并且已经挤来了许多的花骨朵。

寒假忙碌而安静。时间像是流淌的河水,汹涌起来时会夹带着诸多的泥沙,唯有在平缓处这些泥沙会慢慢沉积——寒假就是这样的平缓之处,纷乱的思绪缓缓归静,此时才是审视内心的好时机。

《老残游记》里有一段翠环说的话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我在二十里铺的时候,过往客人见的很多,也常有题诗在墙上的。我最喜欢请他们讲给我听,听来听去,大约不过两个意思:体面些的人总无非说自己才气怎么大,天下人都不认识他……那老爷们的才气大不大呢,我们是不会知道的。只是过来过去的人怎样都是些大才,为啥想一个没有才的看看都看不着呢,我说一句傻话:既是没才的这么少,俗语说的好,物以稀为贵,岂不是没才的倒成了宝贝了吗。”

我不知道有多少的读者在《老残游记》中读到这段话会脸红心跳,拷问自己,过去的我难道未曾有过“怀才不遇”的抱怨?姑且不去谈“才”的问题,因为这个“才”实在是很难界定,很多“横溢的才华”往往只是自我欣赏而已。单说这“不遇”之“怨”,抱怨的产生多是对现状的不满,而诸多的不满往往又集中在缺乏成就感之中。

回首过去的一年,身处教育底层,很多问题让我一度很困惑:

那些考大学无望的孩子们天天被迫“遨游”题海有什么意义?

本身各有天性之长的他们怎样才能在分数面前发展各自所长?

生龙活虎的年纪里他们为什么萎靡不振?

有没有健全的职业教育机构让他们可以快乐地习得一技之长?

有没有真正的德育可以深入到他们内心让他们发现自己的内心正在种植上真善美的庄稼,使杂草无处藏身?

有没有一个安全健康的教育环境让他们从小就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成长中慢慢形成自我管理的能力?

什么样的教育才能让孩子们拥有自尊自信健康阳光的心态?我们的学校该承担起什么样的责任?

…………

我知道会有人轻蔑一笑:高考考不好,一切都枉然。这也是我的成就感丧失的原因,一方面我在积极备考,对学生进行着题海训练,第一次月考倒数第一的时候我心里还狠狠得“悲催”了一下;另一方面,我心里知道,高考的大量复习中很多东西对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来说意义并不大,所以即使第四次月考他们真考了第一的时候我也觉得没什么值得喜悦的,因为这平均分上一两分的领先能代表什么呢?(当然,这里不容忽视的是,复习中的系统知识的总结、思维习惯的训练、相关能力的提高也不仅仅是对高考有利。)

困惑之中,我甚至会想,我的努力就像是一杯水倒在沙漠上,这样的无用功是不是对我生命的一种浪费?——我知道我的理解狭隘了,即使是幽谷处开出的花亦自有其价值。教育本不是用分数、等级和职称等等来衡量的,她只与心灵有关。用自尊自信的心态去影响孩子们,用积极乐观的态度去鼓励他们,用合理机智的方法去引导他们,用理智健康的标准去评价他们——这个过程,教育者是幸福的,受教育者也一定是幸福的。

想起《放牛班的春天》中的马修老师,外貌平凡、年届中年、事业失意——做一个老师并没有什么优势;不会跳舞没有口才,也缺乏一个麻辣教师的禀赋;“池塘之底”这所学校以学生顽劣而出名,也不能给他一个所谓的好平台。但是,马修老师的教育有没有意义呢?即使没有皮埃尔成为音乐家的辉煌成就,马修老师的教育也是有意义的——他离开时那从窗口飞出来的写满不舍的纸飞机不就是最好的说明吗?他用音乐除去了学生心灵的杂草,撒上了真善美的种子——这就是马修老师让我们泪流满面的原因。

最好的教育是用心灵去发现心灵。2014年,将送走这些孩子迎来新的一届,我需要做得还很多,也相信自己可以做得很好。


发表评论